白方

关于地理的一些感言

正在背中国地理各省名称及其简称,还有省会
头昏眼花,什么鬼玩意儿啊→_→
想掀桌子π_π

【梦间集】当他们是你的徒弟弟中(中)

放飞自我ooc,
你=无剑,
修仙背景,私设多

被小师弟萌到的无剑准备找个徒弟弟玩。

“想当我徒弟吗?”

“想!”

成功拐骗到一只徒弟弟,计划通。

天罡

长得很可爱但是性格不可爱的团子,不爱师父父,只爱打架,打架和修炼。你单手撑着下巴,无所事事地坐在灵树上,观察着不远处正在练剑的徒弟弟。

论人比剑矮的悲剧。

“师父父!”天罡团子不知何时来到了树下,一脸志得意满,“来与我切磋一番吧!”

“下山找同辈人玩去,我可没心情和炼气四阶的小屁孩玩。”你嫌弃地挥了挥手,冷酷地拒绝了天罡的请求。

“去过了,他们都打不过我。”天罡撇了撇嘴。

“那就找比你大的。”

“他们都把我当小孩糊弄。”

“……”你沉默了一会儿,有些无奈,“你非要找我干什么?”

……天罡一时没有回答,过了一会才开了口。

“……师父父,从我拜师到现在你只和我说过十三句话。”
天罡团子低着头语气消沉道。

“你是在撒娇么?”你忽然明白了什么,徒弟弟可算是开窍了。

“才不是!”天罡团子突然抬起了头,大声辩解道。如果他的脸没有那么红的话,就比较有辩解力了。

“好吧,不是不是。”你从树枝上跳了下来,行至天罡身边,揉了揉对方白嫩嫩的脸颊,“软乎乎的,真可爱。”

“师父父!”天罡挥了挥手中的儿童剑。

“好好好,切磋切磋,我不会把你当小孩的,可别后悔哦。”

……

……

金丹期大圆满无剑Vs炼气四阶天罡

天罡团子迅速躺尸。

五秒钟后

“再来!”天罡气势汹汹地举起儿童剑

“呜哇!”被你一指戳到在地。

“再来!”

“呜哇!”

“再来!”

“呜哇!”

……小半个时辰过后。

“还要切磋吗,徒弟弟?”

“不了,师父父。”切磋狂人天罡第一次对切磋产生了恐惧感。

“唉,先前还一个劲找我切磋,现在又不了,小孩子真善变。”

“师父父,你欺负人。”

“这哪叫欺负人啊,你说不把你当小孩子看的。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少女徒手对敌,连武器都没用。你也不知道怜香惜玉一下。”

“……”好像……师父父说的没错哦?可总感觉哪里不对。天罡低头陷入了思索。

【梦间集】当他们是你徒弟弟的时候(中)

·放飞自我的OOC篇章

·你=无剑

·私设多,修仙背景

 

“想做我徒弟吗?”

 

“想!”

 

很好,成功拐骗到一只徒弟弟。

 

圣火令

 

即使是团子时期,撩妹技巧也是一级棒的!把你的小师弟,对,就是上回被你吓到的团子撩得不要不要的,整天对着你大师兄左一个“圣火特别好”右一个“圣火好厉害”,企图对你大师兄进行圣火令天下无敌第一好的洗脑。大师兄现在特别想念宗主,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带这个圣火迷弟了,他快带不住温文尔雅的面具了,这厮好TM烦人啊!

 

对此你表示圣火令干得好,你早就看不惯你那大师兄表面笑眯眯心里妈卖批的狐狸性格了,坑了你好几次。不过……

 

“徒弟弟,小师弟是男的吧?”你怎么撩的一个男的?

 

“对呀!怎么啦,师父父?”圣火笑着道。

 

“没啥,你的兴趣爱好我不会阻拦的。”你用一种无法言说的目光看了圣火一眼,反正修真界也不是没有同性恋。

 

“师父父,你说我帮了你大忙,有没有什么奖励呀?”圣火令眨了眨他的异色双瞳。一红一蓝,非常漂亮,不过也因此引来了祸端就是了。也因为这双漂亮的眼睛,你这个颜控晚期才把他捞了出来,也不知是好是坏。

 

“你想要什么?只要我办得到就给。”你一边喝着自家徒弟弟泡的茶,一边问道,“灵石?灵宠?丹药?功法?”

 

 

“唔……我不要那些东西。”圣火令有点不开心地撇了撇嘴。

 

“那你要什么?”打架和修炼占据大部分生活的你现在还不大懂这个爱撩的徒弟弟的心思。

 

“师父父给我一个祝福之吻吧!”圣火令灵机一动。

 

“……”你沉默地放下了茶杯,伸出了手,撸了撸圣火令的长头发,语重心长道:“师父父我不恋童。”

 

“诶?”心思灵敏的圣火令虽然听不大懂你的意思,但并不影响他理解你话中的拒绝之意:“亲一下不行吗?只是脸颊!”

 

圣火团子很可爱,你差点挡不住他的热情,不过每当你想答应他的时候,总觉得背后一凉,脑内无端刷屏“三年起步!”“三年起步!”“三年起步!”“虽然他很撩”“但他还是个孩子!”之类的。所以你坚定地拒绝了他。

 

 

“不行。”

 

“亲一下,就一下!”

 

“不。”

 

“一下!”

 

“师父父不想当变态。”

 

“一下!”

 

“不。”

 

(该梗来自喜喜果的欺师灭祖天打雷劈)


【梦间集】当他们是你徒弟弟的时候(上)

·放飞自我的OOC篇章

·你=无剑

·私设多,修仙背景

 

“想做我徒弟吗?”

 

“想!”


很好,成功拐骗了一只徒弟弟。

 

你是无剑,长着一张小姑娘的脸,年龄嘛……当然也是正常的十七八岁,不是老妖婆(强调!),但是却成了太虚宗的长老。这也许可以叫做子承父业吧,反正不勾结魔道或者无故坑害本门弟子,你大概可以捧着长老这个铁饭碗一辈子。然后嗝屁之后把长老职位转给下一代,虽然你现在连道侣都没有。

 

还在宗主座下的时候,无剑之名便已经传遍宗门,上至筑基期温柔贤惠大师兄,下至门派N多师弟师妹们,都曾被你打爆狗头。这么说自家人好像不大好?

 

你的兴趣是打架,打架和打架。不服?一剑戳死你。

 

哦,还有修炼。

 

由于天赋高,又没兴趣和人来往,你的人缘……不能说是坏,走过路过的同门弟子都会和你打个招呼,然后……就没了。等到你成为长老后,有了自己的地盘……嗯,一座山峰。你又不喜欢被人服侍,所以没有道童,整座山峰就你一个人。

 

可以说是无聊,无聊,无聊,非常的无聊了。

 

因为你在修炼上遇到了瓶颈,卡在了金丹期大圆满。心境够不上元婴,再怎么吸取灵力也不够,打架么……你现在都是长老了,还能找弟子打架么?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嘛!至于其他长老,都是这样的:

 

“老夫要炼丹!”平常没见你这么积极啊?长虹宗的人求你你都不炼啊。

 

“老夫要闭关!”你才出关吧?

 

“老夫可没有年轻人那股精气神!”昨天才把四师弟骂成狗的是谁?

 

“老夫……”和大师兄一样年轻的脸,还好意思自称老夫?

 

 

……

你觉得你已经看透这些长老了,都一副“反正脸面已经扔地上了,你要踩就踩吧,反正不和你打架”的样子。你只好对他们比了个中指后御剑回峰。

 

路上遇见了一只团子,萌到爆炸,但是你的表情毫无波动。


“师姐好!”宗主刚收的关门弟子,五六岁的小团子,怯生生的,看到你之后,一边抓着你大师兄的衣袂,一边眨巴着大眼睛向你问好。

 

“……”你默默地盯了团子很久,也不说话。

 

“唔……”团子退后了几步,躲在了大师兄的身后。

 

“师妹,你吓到他了。”大师兄无奈地笑了笑,拍了拍团子的头。

 

你歪着头想了想:“要不我也收个徒弟好了?”反正你现在是长老了。

 

“心理素质太差的不好。”

 

“师妹你在听我说话吗?”

 

“天赋不能差。”

 

“师妹,你这样以后会找不到道侣的。”

 

“重要的是脸要长得好,最好和大师兄一样温婉。”

 

“师妹,你是生气了吧。”

 

“不,我一点都不在意。大师兄这么慈祥和蔼。”

 

“……”

 

“好,就这样了。”


前篇——END


关于梳头这件小事②

*乙女向?
*ooc,放飞自我
*各角色好感度已满
*你=无剑

脑子一热的你忽然想让情缘给自己梳头,择日不如撞日,你选择放下手中书卷,直奔情缘房间。

至于情缘梳得好不好?重要的是那份心意嘛!

玄铁重剑

怎么说也是照顾过倚天和屠龙的玄铁爸爸,梳头发的水平就算不是特别好,但也应该勉强能看吧?你如此想着,放心地将梳子递给了玄铁。

小半个时辰后……

“……玄铁爸爸,梳好了么?”你快要维持不住自己的笑容了。

“马上就好!”玄铁回答道。

“……-_-”这已经是玄铁第八次说马上就好了。

“玄铁爸爸,你其实不会梳头吧?”你一语道破。

“这……你过几日再来,许久没练,生疏了。”玄铁有些颓然道,似乎对于自己没给你梳好头很是沮丧。

“嗯……”你瞧了瞧玄铁给你梳的马尾,松松垮垮的,还有些歪了。“其实梳得好不好没关系啦,重要的事是玄铁你给我梳了头发呀!只是想到这件事我就很开心啦!”

此事以你亲了玄铁一口作为安慰结束了,至少你是这么认为的。你的忘性大,过了几天便把此事抛到了脑后。

事实上,你觉得事完了,不代表真的完了。

“倚天……玄铁那家伙最近在发什么疯?”屠龙在第n次和倚天平手后,抓了抓头发,很是苦恼地问道。

“为情所困。”倚天一脸平静。实际上他一直在心底默念佛经(由齐眉棍友情提供)拼命克制自己不为外物所动,玄铁最近老和他的头发过不去,说是表达父爱。实际上是因为无剑要他帮忙梳头吧!当他是傻的么?!

“……”屠龙看似大大咧咧,实则粗中有细,倚天一提醒,他便反应了过来。

“我们不是玄铁亲生的吧。”屠龙一脸木然。

“现在才知么。”倚天同样一脸木然。

“我梳得好吗?”

“嗯!话说玄铁你进步怎么这么快?”

“多拿自己头发练手啊。”

听墙角的屠倚:玄铁你的良心不痛么?!!

木剑

你一时冲动,到了木剑住所的门口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蠢。什么情缘啊!木剑他根本没有明说过啊!说不定是你一厢情愿呢?而且……你放下了敲门的手,虽然事情都结束了,但木剑搞事的时候,那大boss的气场你实在hold不住啊!!

你正要打退堂鼓,后面传来木剑的声音。

“无剑?”木剑的声音略低沉,语速稍慢,仅仅是名字被念出来都有种悱恻缠绵的感觉。总的来说,就是很撩!

然而没出息的你内心小人早已蹦得三尺高,面上依旧怂逼。

“你今日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木剑慢条斯理地问道,他似乎刚练完剑,脸上,锁骨上,胸前都覆着一层薄汗。他向来衣着豪放,大半个上身都露在外,于你的伙伴们倒没什么,可是你是个女孩子啊。

“你先把衣服套好。”你捂着眼睛道。

“以前倒没见你这么说。”木剑似笑非笑地看了你一眼。

“哈哈……”你干笑几声,内心想道,以前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啊。伏魔杖上半身全露爸爸我都不方好吗?

“好了,说吧,你今日找我有何事。”木剑随意地扯了扯衣服,堪堪遮住了一部分,“怀疑我又做了什么不轨之事么?”

“你用词正常一点好不好……”你捂着眼睛的手松开了,犹豫了片刻,结结巴巴地说明了来意。你觉得有些事早点摊开好,闷在心里不说实在难受。你也不是委屈自己的性格。

“……”木剑听了你的来意后并未马上搭话。

最怕空气突然尴尬。你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一下子都溜走了。开始后悔,自己脑子被驴踢才跑来和木剑说这种事。妈卖批,就是青光都听得出来这是隐形表白吧?哪个女孩子会让不是情缘又不是爸爸的人给她梳头啊!

“无剑,我这里可没有梳子。”木剑开口了。

“我也没有。”你秒答。

“……”木剑第一次有了除了阴笑,邪笑等一系列不怀好意表情以外的神情,你觉得,大概意思是“无剑你可别是个智障吧?”

“那我可就用手梳了。”木剑不知何时离你如此之近,轻轻拔了你的发簪,直接用手一下又一下地梳理着你的头发。动作不轻不重,而且……非常地熟练?

木剑为谁梳过头吗?他那头卷毛明显不像被打理过的,肯定不是他自己。

“你在紧张什么?”木剑忽然停了下来,如此问道。

“我……”你正准备回答,眼前的景象却忽然崩离开来。

“木剑,木剑,木剑!”

“你自己不会梳头,去找紫薇啊。”

“紫薇好凶的!”

“我就不凶了么?”

“对呀,木剑和玄铁一样,特别慈祥呢!”

“……无剑,你是故意的吗?”

“当然不是,我是有意的呀!”

木剑!

“五剑之境的生灵本就是因主人而生,为主人死也是应该的。”

木剑!

“你不愿与我合作,那就为主人死吧。”


“我为什么笑?因为……”我失败了,五剑之境可以存在了,你也可以活下来了,无剑……

无剑……你不需要知道的。

…………

“无剑!”

“无剑!”

“无剑!你哭了?”叫你起床的淑女剑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担忧。

“什么呀……”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根本控制不住,顺着你的脸颊滑下,滴在了被子上,浅色的薄被沾了泪珠,颜色渐深。

睁开眼,你再清楚不过的事实已经想起,木剑已经死了,死于你的手下,他死之前还在笑,没有怨恨,没有不甘,只是笑而已。

笑得可开心了。

“你没事吧?”淑女剑拿了帕子过来,替你擦干了眼角的泪痕。

“如果我不是无剑就好了。”你忽然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淑女剑更加疑惑了。

“没什么啦,走吧,我们不是还要去处理剩下的魍魉吗?”你眨了眨眼,露出与平常一样的笑容。

“真的吗?”淑女剑依旧有些担心,“你不说,我也不勉强你了。话说那个木剑也真是过分,搞出那么多事来,人死了还留一大堆的魍魉,唉!整天打打杀杀,我的淑女形象还在吗?”

“你还有这种东西?”你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小淑啊,你忘性再怎么不好,也不能忘记有些东西根本不存在呀!”

“无剑!”淑女剑怒了。

“哈哈!开玩笑的啦!”

“你站住,别跑!有本事和本姑娘比一场!”

是呀,忘性再大,也不能忘记有些东西根本不存在呀。

可是你有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如果你不是无剑,木剑也不是木剑就好了,如果你不喜欢木剑就更好了。

可是这都是不存在的呀。











【梦间集】关于梳头这件小事

*乙女向?
*ooc,放飞自我
*各角色好感度已满
*你=无剑

没有理由,就是突如其来的脑洞。你想让自家情缘缘给自己梳个头,梳得不好看也不要紧,重要的是对方的心意嘛!这么想着,你放下手中的书卷,直奔情缘缘的房间。

青光利剑

正直且中二的青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你的要求。

青光是个直男,青光是个直男,青光是个直男!!重要的话说三遍。

你觉得他会梳头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作为一个宽宏大量的无·美少女·剑,你选择了忍耐。青光的武力值不用怀疑,虽然在梳头的时候他尽量放轻力道,但还是……很痛啊!!!

“痛!”

“轻点!”

“青光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痛痛痛!我的头发啊!”

…………

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后,青光可算是给你梳好了头。你忍着怒气咬着牙拿来了一面镜子,瞧了瞧青光的成果。

“……-_-”

不出你所料,歪七硕八的,还有几缕青丝被他遗漏了,随意地散在背后。

“小爷我梳的不错吧。”青光凑到你的身边微仰着头看向你,明明是狭长的丹凤眼却睁得圆圆的,青蓝色的眼眸中闪着得意的光芒,薄唇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可能是怕你觉得他太过骄傲,又微抿了抿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得太张狂。

“这个嘛……”你心虚地刮了刮右脸颊,未做评论。

“嗯?”青光又凑近了些,还摇了摇你的手臂。

此时的青光,仿佛一只等着主人撸耳朵的猫一般,仰着头等着你的夸奖。

……妈哒,这个家伙这么能笑得这么苏,这么个表情,配上这个动作,可以说是肥肠可爱了π_π

岂止是可爱啊,简直是可爱炸了。

青光你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我们的主人剑魔大大给你喂了什么啊……

你觉得你可能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

“当然……是非常不错了。”

“就是下次轻一点,梳得我有点痛……”

“那我现在再给你梳一次?”青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啊?!!”你有点惊恐。

“你不是说小爷我梳的好吗?我多练几次就能梳得更好了!”

“我……这个……好吧。”你结结巴巴地应了。

……还能说什么呢,青光你是世界的瑰宝,说啥都对。你如此想到,痛就痛吧,自己作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说来也奇怪,这才不过是第二遍,青光的动作温柔了许多,也不会令你感到疼痛了,就是有点慢,嗯,应该是非常慢。青光的动作已经令你这样比较温和的人感到焦躁了。

“青光,能快点么?”你催促道。

“小爷我梳得不好,而且梳快了会疼吧。”你身后的青光如此回答道。

“哦……咦咦咦?!你知道你梳得不好啊。”你乍然反应过来。

“我又不是傻子。”青光没好气地拿梳子轻轻敲了一下你的额头,“笑得那般难看,还和我说不错。”

“嘿嘿,那还不是怕你伤心么。”你转头讪笑着说道。

“等等,那你刚刚说再梳一遍是在耍我啊!”你有点不开心。

“小爷我也没想到你这么蠢啊!不怕疼的啊!”

“小爷我也不想梳这么慢啊,不用你说,我自己都要急死了!”

“要不是怕你又喊疼……”

“噗嗤——”

“很好笑么!”青光也不大开心了。

“青光你过来一下。”你忍住笑意。

“嗯?”青光·不懂套路·直男利剑乖乖俯下身来。

“青光你太可爱了!来,抱一个!”

“哈?”







【梦间集】无剑男版语音集

*突如其来的脑洞
*以独孤求败为原型
*在某些方面与倚天相似

角色故事:
至今只有独孤求败所领悟到的无剑境界,没有实体。
虽为五剑之一,但对独孤求败并不在意。真正意义上的超脱凡世,因为不像寻常刀剑有主人,所以无剑的过去是空白的。
对大多数事情持不在意的态度,性格淡漠。
怀有慈悲之心,不喜紫薇软剑和木剑的做派。
说话谦和有礼,无傲气但有傲骨。

初获得角色:

我是无剑,无名无姓,也无过去的记忆。无剑,是世人对我的称呼。

主界面触碰:

①利剑无意,软剑无常,重剑无锋,木剑无俦,无剑无招,此为五剑之境界。

②我不曾拥有,也不曾失去,自然无喜无悲,无怒无伤。

③你一直扯着我的袖子,是有什么事吗?

④独孤九剑看似厉害,实则不然,拘泥于如何克制对方的剑招,在对敌中占据优势,在剑道上却落了下乘。

⑤你要与我比试一番么?不敢说剑道之巅峰,但教你应是可以的。

⑥魍魉作恶,生灵涂炭,却也涌现了不少英雄豪杰。不必如此担忧,尽力而为便好。

⑦紫薇软剑和木剑对五剑之境的生命一向轻慢,虽有苦衷,但却不值得原谅。

⑧人之初,性本善。用在有些人身上实在有些不妥。

编入队伍:

①随你安排罢。

②某些魍魉的长相似乎与我等并无差别。

③追寻剑道之巅峰,还需实战。

设为队长:

①定不负阁下的期望。

②请诸位服从我的安排。

③如若不听管教者横尸野外,在下不会为其收尸。

准备攻击:说来也奇怪,诸位对招时为何还有闲心喊招式名称?

普通攻击:哈!喊出来增强气势么。。。

被攻击:唔!话多似乎不是好事。

主动技能:

①化气为剑,对3×3范围内的敌人造成120%的伤害,附加剑气buff,攻击力增强5%,持续三回合。

②语音,在下虽手中无剑,但心中有剑。

被动技能:

①剑气御敌,3×3范围内的敌人扣除1000点血。

②语音,若不想受伤,便离我远些罢。

绝杀技能:

①无剑无招,全范围攻击,对敌人造成350%的伤害,附加敌方防御力降低30%。

②与尔对招,于我剑道修行无益,到此为止罢。

重伤濒死:
①朝闻道,夕可死。

②看来,我离剑道之巅峰,还差得远。

角色死亡:终求得一败,善。

战斗胜利: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战斗失败:

①有负所托;

②败即败,无论有什么原因,终不过是实力不如人。

战斗后获得物品:有用之物,收好。


【梦间集】假如他们是你室友⑤

全员性转,放飞自我篇章
OOC预警,现代向

你们学校崇尚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体育节,艺术节不能落下,最近更是开始搞英语话剧比赛。

你和室友们选择表演《美人鱼》。

为什么?

因为这篇最短啊→_→

剧本选定了,角色怎么安排呢?公平起见,你和室友们选择让天意决定——抽签。

你的运气不错,是话不多还不用上场的旁白。

至于其他人……

请允许你为他们默哀三秒钟。

金铃索

*公主的侍女,非常适合话少的金铃儿

(尽管你更想看她演小人鱼)

*没有什么需要情感的地方,金铃儿全程保持面瘫脸

*擅长英语,顺利地背下了台词

屠龙刀

*小人鱼的姐姐

*需要以爱怜的目光看着小人鱼,屠龙觉得很有难度

*那个给小人鱼递匕首的姐姐,最后拿出了一把大刀:“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谁敢不从!”

“。。。。”小人鱼。



倚天剑

*邻国公主

*端庄文雅的小姐姐对此毫无压力,颇有公主范

*屠龙对于没能和倚天同台有点怨念,搞得倚天念台词的时候感觉如芒在背

*在被王子拉住手进行吻手礼时,强行忍住了将手往回收的冲动

绿竹棒

*姐姐二号

*同样对于爱怜目光这一要求感到胃疼,毕竟小人鱼的扮演者并不需要这种目光

*英语太差,死都背不清楚台词,读音感人,遭到了金铃儿的嘲讽

倚天表示听不懂绿竹在说什么?_?


紫薇软剑

*小人鱼,抽到这个角色的时候,紫薇脸色如同黑炭。你看到紫薇的角色后笑得前俯后仰

*看了小人鱼台词后更觉得生无可恋,精神恍惚到都没有怼你

*以天真单纯的样子表达自己对海上的好奇,对王子的。。。恋慕

紫薇: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圣火令

*男主角王子

*穿女装都可以撩到妹子的波斯小姐姐,穿男装威力翻倍

*无法改变叫女孩子“小花猫”的口头禅,彩排后被倚天和紫薇拿着道具木剑追杀

柳叶刀

*邪恶的巫女

*即使披着黑漆漆的袍子,仍然挡不住圣光四射的微笑,具有百花盛开背景板的少女

*柔柔的嗓音与邪恶完全搭不上号,这大概是仙女

飞燕与灵蛇

*飞·龙母·燕

*必须以慈爱祥和的眼神看着小人鱼,还要以慈爱祥和的语气对小人鱼讲述海上的危险。

飞燕心里苦。

*最难熬的是身后站着灵·侍女·蛇,

“你无视本尊就好。”灵蛇对此并不在意,并且兴致勃勃地对台词。

“……”飞燕^=_=^尊上,属下做不到啊。



























【梦间集】假如他们是你室友④

全员性转,现代向
OOC预警,放飞自我篇章

开学不久,喜闻乐见(并不!)的月考来临。在月考来临前,你的室友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开始了轰轰烈烈(乱七八槽)的复习。

金铃索

*苦手科目是理科,考前会对错题进行复习

*对待文科时,认真努力的单纯孩纸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学习物理超过30分钟,金铃儿的眼神就会失去焦距——俗称走神

*爱搞事的绿竹会在一旁撸猫,企图转移金铃儿的注意力

……被绿竹强行抓来撸的校猫:愚蠢的人类,快放开朕!


绿竹棒

*苦手科目是文科,永远记不清地理的各种气候

*对理科倒是各种手到擒来

*小考小玩,大考大玩,考前不复习,但是平时作业会认真写

*在你复习得眼冒金星时会递零食过来,问你吃不吃,

“吃!”

“哦,自己出去买啊。”

绿竹笑着将最后一点薯片倒进了自己嘴里。

倚天剑

*端庄优雅的小姐姐复习的时候依旧端庄优雅,因为在自己的努力和你的安利下,苦手科目的难度减小

*会规劝屠龙复习,不过比起复习,屠龙更想和倚天打一架

*与你关系不错,会主动帮助你。倚天的讲解逻辑清晰严密,但是你根本不记得她提到的任何一个公式→_→

……对此你只想像土拨鼠一样仰天呐喊:啊!爸爸不活了!

屠龙刀

*不想复习×2

*苦手科目是语文,写语文题目时的思路仿佛一匹脱缰的野马,还是吃了脑残片的那种。来自倚天的评价

*常常想着和倚天打一架,但是看到倚天专心复习的话会耐心等待,一边喝果汁一边看倚天的那种。

*其实屠龙更想喝酒,遭到了全员的反对,包括温柔贤惠的柳叶刀。

一宿舍的酒味,被舍管老师发现,全体被罚写检讨这种事,有一次就够了-_-

圣火令

*爱撩的波斯小姐姐居然是专心复习人士之一

*聪明机智,苦手科目是文科和语文。更直接地说,是中文,看不懂题目是何等的悲哀,特别是有的题目六七行的时候。

……好想撕卷子^_^

*对此,你表示爱莫能助

紫薇软剑

*并不傲娇,只有毒舌和骄傲的紫薇,在你一接近她的时候就怼你

*看来紫薇小姐姐的好感度很难刷,如果有好感度显示器,你猜一定是0

*什么也没看到的你π_π

*论如何攻略毒舌室友?_?


小番外

金铃儿身高大约155cm,说起来也不是特别矮。奈何你们宿舍所有人都在165及以上。

然而只有金铃儿和绿竹知道,小学毕业的时候,金铃儿比绿竹高。

一个暑假后,初一同班同桌的两人相视良久。

“金铃儿,你又长高了。”绿竹道。

“说了不要叫我金铃儿。”虽然不开心绿竹的称呼,但对于自己长高这件事,金铃儿还是很开心的。金铃儿努力地保持自己的淡定脸,不让自己笑出来。

“长这么高,”绿竹比了比,发现金铃儿比自己高了半个头,撇了撇嘴,“当心以后不长了。”

……

……

……三年后

金铃儿停在了155。

“你以后还是不要说话的好。”金铃索瞪了绿竹一眼。

“?_?”我做错了什么?绿竹一脸懵逼。


【梦间集】假如他们是你的室友3

全员性转,放飞自我篇章
OOC预警  ,第二人称
现代向

 

 

住校生其他的不说,起码中午不用在教室枕着手臂睡觉,一觉醒来胳膊酸疼,而是可以回寝室睡觉。然而你并没有午睡的习惯,回寝室通常是为写作业谋求一个安静的环境。中午,宿舍里一片寂静,舍友们都睡觉了,唯有你还在刷题。

 

都说学海无涯,题海更是无涯。刷题刷到眼冒金星的你决定休息一会,画个画,练个字,玩会手机什么的……当然啦,你也可以趁机偷窥,观察下舍友的睡姿。

 

经过一系列观察,你觉得大概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四仰八叉型

代表人物:绿竹棒,屠龙刀

 

没心没肺的绿竹只有在刚睡觉那会儿规规矩矩地摆着造型,睡熟了就开始四仰八叉,有时候还会踢被子。对,踢被子,踢到地上的那种。地板天天有人走,自然是不大干净的。所以绿竹的被套基本上是两天到三天一洗,由轻微洁癖的金铃儿监督。

 

大大咧咧的屠龙则是一开始就四仰八叉,不过她并不会像绿竹那样踢被子。除了睡姿不雅以外,屠龙睡觉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是你在观察几周后得出的结论。……怎么感觉自己像个变态一样?

 

……你以为屠龙睡觉就这么平常么,不!

 

“倚天!”

 

刷题刷得好好的,忽然听见屠龙“虎躯一震”,大吼一声,你吓得不禁抖了抖肩膀。睡在你对面的倚天睡眠浅,被屠龙一声大吼闹醒了,揉着眼睛起身,颇有些不满道:“何事?”

 

“我这回定能胜过你了!”在举着手喊过这句话后,屠龙没了声音。

 

“……”看清楚对方在说梦话的倚天。

 

“……”被屠龙在梦中仍然不变的执着吓到的你。

 

在片刻的沉默后,端庄文静的倚天小姐姐爆发了,捞起床头柜上的台灯就往屠龙那边扔。

 

“我日!屠龙你个SB!”

 

你觉得你可能需要重新定义下倚天小姐姐的性格。

文静优雅型

代表人物:金铃索,倚天剑,飞燕,柳叶

 

金铃儿睡觉喜欢像猫一样蜷缩着,不会踢被子,也不会说梦话。但是异常敏感,一点动静都会被惊醒,惊醒之后会重新躺下或坐在床上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管金铃儿在想什么,反正你是被吓到了。夜间起来喝水,发现金铃儿在一片黑暗中默默地盯着你,吓得你差一点惊呼一声“鬼啊!”

 

倚天属于睡前规规矩矩,熟睡了依旧规规矩矩的。睡眠浅,但没有金铃儿那么敏感。起床气略重,尤其是针对某个红头发,大大咧咧的家伙。

 

飞燕同倚天一样的文静优雅,睡眠浅则只针对灵蛇,灵蛇再小的声音都会察觉到。至于其他人,反正上次屠龙一声大吼,宿舍大部分人都醒了,除了睡了沉的几个人,而飞燕则是有着令人无法的灵蛇以外人士可以完美忽略的迷之技能。

 

柳叶午睡前会进行一到两幅速写,据说是锻炼画技,有时候也会画画舍友,温柔的少女有着“大家都是好人”的滤镜,即使是怼天怼地的紫薇都能画得像个温婉美人。睡前会提醒你别太做太久的题目,写完就算不睡觉也要休息一下。

 

 

捉摸不透型

代表人物:圣火令,灵蛇(注,此时你与两人好感度已刷满)

 

圣火令睡觉前很规矩,睡着后有时候是仰卧,有时候是侧卧,并没有四仰八叉。有时候你会怀疑她根本没有睡着。有一回你出于好奇想乘机戳戳圣火的脸颊,结果下一秒对方就虚握住了你的手腕,“干什么呢,小猫咪。”

明明是个女孩子,却意外地撩人。一开始你还会脸红几下,后来已经坐怀不乱。尤其是知道对方的中原话有好一部分从电视剧上学来,有时候根本不懂自己说的话有什么意思时。

“汉语不好就别乱说话了。”你面无表情地打掉了对方的手,并且开始了揉脸大法。

 

灵蛇则是第二个你怀疑根本没睡着的人。圣火被戳了脸醒了,还能算是科学。灵蛇为什么在你只是跃跃欲试的情况下就醒了啊!不得不说,你是个长发控。端庄优雅的倚天不是很喜欢别人碰她头发,而且人家身边还有个屠龙;屠龙倒是长发,可你和她不熟;紫薇则是你不碰都要怼你一番,碰了还得了;飞燕不排斥你碰她的头发,但是人家似乎更喜欢灵蛇。

 

这么数下来就好脾气的柳叶并不介意你碰她的头发。

 

然而俗话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不管这个比喻是否恰当,反正从字面意思上能表达你的想法就好。

 

更何况,灵蛇的头发不仅长,而且与周围一圈长直发不同,是卷发。在犹豫了一番后,你终于“色胆包天”靠近了灵蛇的床铺,向她的卷发伸出了魔爪……然后被当场逮捕。

 

“想碰本尊的头发直说便是,何必偷偷摸摸的。”灵蛇道。

你耿直地用那句俗话回答了她。

 

“……”被你的话弄得无言以对的灵蛇。

 

“……”刚醒来的飞燕。

 

接下来一周,飞燕都用一种看登徒子的眼神看着你。

 

 

缺乏安全感型

 

代表人物:紫薇软剑

怼天怼地怼室友(你)的紫薇睡觉时通常枕着一个枕头,然后还抱着一个枕头。有时候睡梦中似乎小声呢喃着什么,你听不清楚,又不好凑着耳朵去听,毕竟是人家的隐私。有时候皱着眉头,与平日怼你时气焰嚣张,笑容讽刺的神态不同,看起来有些脆弱。

 

你虽然不喜欢紫薇整天怼你,毒舌无比的姿态,但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又有点心疼和……同情?……好吧,谁叫她长得好看呢。

 

你有些无奈地替紫薇掖了掖被角,转身回到桌前继续刷题,没有看见本应睡着的紫薇睁眼,然后又闭了回去。

 

“话说你就不能不怼我么?我和你有深仇大恨么?”在一次和紫薇的互怼后,你一边喝着由绿竹友情提供的奶茶,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道。

 

“你说什么?”紫薇皱了皱眉,明显没听清你的话语。

 

“算啦,没什么。”你将喝完的奶茶杯准确无误地扔进了垃圾篓,欢呼道“耶嘿,中了,三分球!”

 

“……”紫薇嫌弃地看了你一眼,没有说话。